八荒六合

welcome.

吃不到某家的粮,我要窒息了

【喻王】When We Fall Into The Hell

喻王,架空向。
ok?go☞

“到格罗利。”
“两张吗?”躲在暖气小屋里的火车售票员伸脖子看了看王杰希身后询问。
王杰希扭头看到站在他身后的男青年,也是一张十分青春的亚洲面孔,正对他礼貌性的微笑。
“不,一张。”王杰希很快接过票,拉起行李转身离开。火车站里稀稀拉拉的没多少人,一条长长的红砖路跨过候车室通向站台,他着风衣裹住少年人劲瘦的身体,直直走过像一根枯黄的稻草随风向前飘去。
王杰希事先掐准了时间,所以当他走下阶梯的时候褐皮小火车正轰隆隆的缓缓驶来,稳当的停在了黄昏的站台。
E国的秋天总是干燥无比,火车带动空气吹来一阵冷风。看来有人是幸运的,先前排在王杰希之后的亚裔青年也准时的踏上了这辆车。那人走过来...

无题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快不能清楚记得自己上次是怎么和王杰希分开的。好像是那次夜里,他走出市政厅的大门,大雨倾盆中有人站在门边,黑暗中看见那人正抽着烟,星火明明灭灭。
       他开不了口。
       然后他看见王杰希有些生疏的掐灭了手中烟头,他已无暇去关心王杰希的手是否有被炽热烟头伤到,他听见王杰希的声音藏着艰涩。
       那时候他说了什么...

可闻西子湖畔有君子如风

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见到那种藏剑。
当真是一身苍劲风骨,黑发明眸。眼神里是岁月沉淀的锐利与柔和,却没有几经风浪的颓然。淡泊但不淡漠,洒脱而不疏狂。
他走过湖光潋滟夹着满身风雪,他执伞立于断桥,脚步深浅不留痕迹,嘴角带笑,映着从内而外的贵气。
山居问水从来压不折他直挺的腰,剑锋喑哑迅如疾电。
变了季节,他在楼外楼前沾着一池秋水擦拭着神兵,高束的发尾轻轻柔柔的垂下来,扫开华服上的落花,他抬头望远山重重,无言走入了山灵水秀之中。

大概是b吧,男b女b不知道,不过这样挺好


坚信b没有信息素味道

励志做一个温和的betaˊ_>ˋ

小时候二姐给我说很多道理。



她说:纵使九天云鹏,也不过想在软红十丈中寻一处归依。



我不懂她所指何为,饶是现在也不懂。



我只是想,谁是那个人的归依?横竖想不出来,只好作罢。



现在想来,这又关我方兰生什么事呢?



多少年后,我鬓发微霜,儿孙绕堂。他独立寒江,山程遥遥,依旧年少。



庭外春风凉,琴川的桃花依旧灼灼,只是人面已不知何处去了。



一年前以前为了伤害基友写的_(:з」∠)_


然后现在伤害到了自己

【喻王】有心论 01

忍不住又来了,标题胡诌的XD

#文笔鬼一样且无聊

#全程不会高虐,如果不小心虐了请提醒我quq

#该有字母的地方大概会有吧...

北京夏夜←手动bgm


这一定是心为我定下的命运。

不信你看,这世上那么多的城,那么多的人。

而我在我的路上遇到愿与我同行的你,那么我们的心一定有所交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某年某月某日某时,B市。

聚光灯打在脸上感觉到皮肤变得滚烫,不断响起的拍照声让他忍不住轻微的皱了皱眉头,却不...

半夜做个死...刷微博来的脑洞


那好,现在问题来了!

—— ——挖掘技术哪家强?

—— ——上海轮回找周翔!


© 八荒六合 | Powered by LOFTER